你那么难追,我去喜欢别人了

  来源:安东尼哎不二   编辑: fashion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15日 14:04

文|南有南风

-1-

“喂,我电脑坏了。”,我冲三米处的男子喊了三遍,声音一遍遍加大。

他正带着耳麦,盯着电脑,与世隔绝。见状,我扯下耳机,不管正在播放的是程一电台,随即两步并作一步,气势汹汹冲向三米处。

“你是聋了么,电脑坏了没听见吗?你特么上班能不能认真点!快点啊,我几千字的文档还在里面!”

我把他面前的书端起来,又重重地丢在桌子上。本有些声音的阅览室霎时静谧了下来,大家都齐刷刷地看着我。

“怎么了,你电脑怎么了?”他摘下耳麦,立马站了起来。

“你说怎么了,我写着论文,掉网了,然后界面就没了!你们阅览室怎么搞的,能不能有点水平!”我依旧沉浸在骂他的氛围之中,还不时地翻白眼,冷嘲热讽的语气,让我觉得很爽。

听完,他问我电脑是哪台,我没好气地指给他看。

“我去看看,你先别急。”

“能不能急吗?几千字!你特么急不急!”我的怒火越发浓烈,任凭阅览室的人对我指指点点。

在他一个劲地道歉后,我的怒火平息了下来,坐在位置上,等他给我弄回原来的界面。他又是打电话问老师,又是查找资料,依旧没能恢复。

“那个,你现在赶时间吗?如果赶时间的话,你先回去。给我留个或者电话,到时候电脑弄好了我发给你。”他语气温和地说完这段话,我顿时心里有了丝丝暖意。

“那行,那你记得给我发,一定要记得!”再三确定页面可以恢复之后,我让他加了我的,并且再三嘱托,一定要发给我。

走出图书馆,我抱着考研英语,皱着眉问自己:是不是有点过了?

-2-

晚上九点半,收到了一个文档。我当即打开,一字不漏地看了三遍,确定是我的论文。这孩子真不错,我不由得感叹,却夹杂着丝丝愧疚。

“那个,谢谢啊。”我这行字还没打出来,收到一段话:“实在抱歉,今天那个情况真的没出现过,让你担心了,不好意思。”

我一边吹头发,一边默念:这人还不错。吹完头发洗衣服时,脑子里突然浮现他走在走去打电话时的场景。

“那个,对不起啊,那时候态度不是很好。”这行字我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最后还是点击了发送键。

“没事,是我的原因。”对方给了我秒回。

随后,他介绍自己:张默,计算机1502。我也礼貌性地回:李安然,法学1501。

聊着聊着他夸我真上进,大三就在写论文。经不起夸的我坐在电脑前,嘴角忍不住的上扬,“没有啦,瞎写的。”

“我啊,程序猿,敲代码。不过我打算考研。”不知何时,我们聊到了这里。

回复完,我就点开了他的朋友圈。不自觉的,突然想了解这个人,大概觉得他和我一样要考研。可从头翻到尾,全都是获奖、竞赛的图片。

赤裸裸的学霸,我突然心生敬仰。

-3-

再后来见他,还是在阅览室。

那天我的论文终于成型了,还没保存却被我手贱删除。心急如焚的我把桌子上的东西推到一边,不停地百度,然而电脑白痴的我依旧没能恢复。

论文大于面子,我只想了五秒,就冲到他面前,急促却小声地说,“那个,我的文档找不到了,能帮个忙吗?”

他放下手里书,没看错的话,那是考研英语。急匆匆地随我来到了我位置。我坐着,他在我旁边,点击鼠标,弄着我看不懂的东西。没过五分钟,他就弄好了。

看着眼前的论文,我松了一口气,一把抓住他点击鼠标的手,“谢谢,谢谢,真的谢谢。你救了我的论文。”

“没事,先保存吧。”他一如既往温柔点语气,带着黑色镜框的眼镜,有些瘦,却很高。我终于认真地看了他。

那天我在阅览室待到很晚,一边刷他的朋友圈,不时偷看认真做题的他。直到图书馆闭馆,我最后一个走出来,“一起走呗。”

他大概不知道,我从那时就开始喜欢他了。

-4-

“你喜欢我吗?”在和他断断续续聊了一个月以后,我大胆地说了这句话。

朋友都告诉我,感情要掩于唇齿止于岁月,我不信。我偏要干干净净、纯纯粹粹、大大方方。

“还行,不讨厌。”

“可我很喜欢你。”这么直接并且愚蠢可笑的表白方式,一定只有我李安然才会有,“不然考虑一下我?”为了不让场面尴尬,我还加了一句“嘻嘻嘻”。

“喜欢我的人有很多,可我还没有喜欢的人。”看到这句回复,我的心凉了一把。

猜也能猜到,有颜有才有身高的张默,追他的肯定排了队吧。亏我当时还那样对人家。

“没事,我就一直喜欢你,到你喜欢我为止!”毫不要脸的我,想了十秒,敲出了这句话。

“哈哈,我很难追。”

彼时,冷风从窗户穿进来,穿着短裙的我冷得直打哆嗦,却还是把手机捂在怀里,“没关系!!”

毕竟,喜欢一天要有一天的温柔。

-5-

我追了他三个月。用俗的不能再俗的方法。

找他的课表,去他们班蹭课;每天早安晚安:晚上还会给他发段子;天气冷了让加衣,热了让防暑;身边发生的事,都说给他听。

室友小希说我疯了,“以前不都是别人对你着迷吗,现在角色互换了?”

“你懂什么,没有喜欢过别人的别说话!”我飘过去一个白眼。

不记得第几次在阅览室碰见他,其实是我算准了他值班的时间。我一如既往地在后面等他。

“你要不先走吧?或者你再等会?我这里还有点事。”他说。

“没事,我在下面等你吧。”我云淡风轻地回道。

那天,我在大门口等了他一个小时。恰逢降温,白天穿短袖,晚上就有人换上了大棉袄。穿着无袖的我坐在地上,用小小的书包挡着风,双腿却不停地哆嗦。我双手合在一起,不停地哈气,能感受到一点点的温暖。

我坐在冷风中,问自己是不是那么喜欢他。

“你就没有一点点的喜欢我吗?”他下来后,牙齿冷得打颤的我先开口。

“哈哈,想听实话?”他扶了扶眼镜,望着我。

“不想了!”沉默五秒后,我忍住心里的失落,大喊了一句,然后抱着书包跑了。

跑了没多远,不知怎地突然哭了起来,不知道是风太大,还是有沙。

-6-

“你还喜欢他啊,这还不明显啊,人家就是不喜欢你。”小希嘲笑我。

“不喜欢我为什么还给我秒回,不喜欢我为什么还和我一起走,不喜欢我为什么还接受我对他的好!”我边吼边哭。

“李安然,你20岁了,你大三了。拜托你成熟点行不行!哪条法律规定给你秒回就是喜欢你了!”看破一切的小希,从来都不顾我的眼泪。

我却没有再哭,点开和他的对话框。我说十句,他才说一句。我说早安晚安,他却很少回复。我对他关心至极,他却只是“嗯”字。

可是可是,我为什么还一直不死心?还一直安慰自己,等他有女朋友我就放弃?

可是可是,我为什么从刚开始坚持到了现在?

可是可是,我真的在等他回头看我。

-7-

“小希,我不想追他了。”我看着旁边的日历,看着面前两堆厚厚的考研资料。

“行啊,其实吧,我觉得那啥林墨挺好的。”小希右手转动着笔,低头看着英语单词书。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我长叹一口气,突然想起了当初和小希的对话。

“打赌,我一个月就可以把他追到手!就凭我这个颜值与才华,绝对可以!”我拍了拍胸脯。

“嘁,不可能!他那么好追,还会有你的出现?”

一个月后,我没有追到他。

“小希,再给我两个月,追到了请你吃饭。大餐!”

“神经病啊,不考研了?”

“两个月,就两个月。没追到的话,我就安心考研!”

又过了两个月,还是没追到。

我的考研计划却全被打乱,生活轨迹也被打破。

想着想着,眼泪滴在了书上,晕开后,像个大太阳。

喜欢你,也就到此为止了。

-8-

“你那么难追,我去喜欢别人了。”

看到屏幕显示“已发送”,我把他的号码删了。

转向,把聊天记录从头看到尾,从尾看到头。把他加入了黑名单。

我喜欢你,如履薄冰是喜欢你,决绝果断也是喜欢你。

既然追不到你,那我去喜欢别人了。

作者:南有南风

链接:http://www.jianshu.com/p/8cbe63f447fa

來源:简书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11-18 23:43   BY fashion
关键字: 东西 他说 九点半
更多
相关推荐 产品
推荐文章
女人有高跟鞋穿 应该感谢他……
玛丽莲梦露曾经说:虽然我不知道是谁最先发明了高跟鞋,但所有女人都应该感谢他。但这句话在今年戛纳电影节的红毯上却惹怒了众多女明星,她们因为没有穿着高跟鞋而被主办方…
看更多 │ 最新推荐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