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价买豪宅住进后总遇怪事,原来这里死过三个人|阴宅惊魂

  来源:深夜奇谭   编辑: fashion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23日 15:27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叙白 | 禁止转载

阴阳斋,通阴阳,据说此间主人姓叶,祖上是有名的阴阳先生,传到了叶老板这代,才有了这间阴阳斋,驱鬼避邪,无所不能。

1

叶苗发现,的确如陈公虞所说,李青松比他们想象中要更深不可测。

上一次叶苗被他耍了一通不说,更让叶苗无法想通的是,自己的一举一动仿佛都被李青松监视着,而他突然拨来的电话号码,叶苗回拨回去后,竟是空号。

回想过去曾发生的一切,李青松的模样历经了几十年仍维持着现今这副模样,不老也不死,但叶苗敢肯定,李青松身上虽然有鬼气,但他身上的生气也无法让人忽视。叶苗不知道李青松是用了什么歪门邪道,让自己逃脱了世间生老病死的规律。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李青松做过无数归魂的实验,通通都失败了,所以他才仍在持续收集念力强大的鬼魂继续进行他的实验。只是叶苗无法理解的是,他已经不老不死了,做这些实验的目的是什么?他和当年陈公虞惨死的案子又有什么关系,控制陈公虞躯体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和李青松之间的较量,再一次陷入了被动。

“咦……”正沉思间,叶苗忽然看到从斋内走出的陈公虞,此时陈公虞身上穿的是一身白色衬衫,深蓝色西装裤,剪裁得体,这身材……

前一段时间叶苗从纸扎铺买了些新衣服烧给陈公虞,以往陈公虞总是那一身藏青色对襟长衫,此时换了一身衣服,叶苗竟忍不住捏了捏自己的鼻子,生怕被美色所惑流出不该流的东西来。虽然脸还是那张冷冰冰的古董脸,但叶苗还是第一次看到陈公虞这副模样,简直比叶苗每日对着电视剧流口水的种种霸道总裁还要英俊好看。

被叶苗直勾勾地盯着看,陈公虞微微皱了皱眉,叶苗生怕他一个不愉快调头走人,忙从沙发上蹿了起来,扑了上去:“秀色可餐,秀色可餐!”

陈公虞生于1920年,卒于1950年,出生于阴阳师世家,年纪轻轻便是一族当家人,是个地地道道的老式做派的人,这样的装束,在他生前是一次也未曾尝试过的,若不是此次叶苗软磨硬泡……

2

“小叶,你家门口有可疑人徘徊不进,我给你抓进来了!”就在此时,小黄邀功一般雄赳赳气昂昂地冲了进来,还附带了个面色紧张、模样憔悴的中年女人。

上次碰巧破获了一起运毒案,小黄受到了警队的表彰,被提拔上去是迟早的事了。人逢喜事精神爽,最近气势都和以前不一样了,很有英雄警官的霸气。

只见那被小黄强行拐带进阴阳斋的女人,约莫着五十来岁的模样,和平日里跳广场舞的普通中老年妇女别无二般,不像是什么嫌疑人。反倒是小黄那一惊一乍看谁都可疑的态度,把人家吓得够呛。

叶苗没好气地瞪了小黄一眼,安抚着这位中年女人坐下,给她泡了杯安神茶,和颜悦色地安慰道:“阿姨你好,我这里是阴阳斋,专为人解决疑难杂症。听说你一直徘徊在我阴阳斋门口,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喝了宁神茶,这位中年女人的情绪才稳定了许多,但和叶苗开口说话时,还是怯怯地看了眼凶神恶煞的小黄,娓娓道来:“我姓付,叫付凤美,叶小姐和别人一样叫我付姨就好。我听人说,阴阳斋的叶老板很有本事,我就打听着来这里了。一直不敢进来是因为……叶老板你听了别生气,我听人说,叶老板这阴阳斋里,养了小鬼,叶老板也是用鬼治鬼的法子……你瞧,这里头怪冷的。”

叶苗变了脸色,她不知道外头什么时候开始传言这些东西。陈公虞是鬼不假,那能称得上小鬼吗!不对……重点不是这个,她什么时候靠养小鬼做生意了,她和陈公虞都是正儿八经的阴阳世家出生好吗!

“付阿姨,有事说事。我们小叶可是有真本事,你别听人瞎说!”小黄见叶苗明显不高兴了,忙拍她马屁。

这有真本事……也把叶苗说得怪心虚的,轻咳了两声,叶苗言归正传道:“付阿姨,你只管说你的事吧,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佣金我还是要收的。”

“那是那是。”那位付阿姨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也不敢再提阴阳斋阴冷的事,直接说道:“是这样的叶老板,我在城西璟江小区有套大三房,在江北大半辈子了,我也打算卖了房子回乡下盖房子养老。但我那房子,现在都被人说成了鬼宅,别说看房的人了,连中介看到我都要跑……倒是有人要买,可那价格,实在太低了。所以我想请叶老板上门帮我看看房子,有问题解决问题,要没问题,也能帮我正一正名声,好能卖出去。”

3

“您是怀疑,有人故意搞鬼,恶意压低房价?”

“可不是嘛!”付阿姨叹了口气:“不瞒你说,叶老板,我十八岁就出来给人当保姆了,东家是好人家,我在他家一干就是三十多年。那家的两老都是我给伺候走的,璟江小区那套房子,也是二老留下的。二老的儿子小昊打襁褓里就是我带大的,二老走后,我虽一生未曾婚育,但小昊就像我亲儿子一样,小昊也孝顺,将我当家人当妈照顾着,我也一直住在那没走,帮小昊夫妻俩带孩子。可惜……”

可惜一年前付阿姨回乡探望老父老母,小昊夫妻俩在家招贼了,和贼搏斗间双双被刺伤,失血过多而亡。家里的小囡囡被父母藏在衣柜里,等付阿姨回去以后,才知道小囡囡已经活活饿死了!

这突如其来的悲剧让付阿姨心痛万分,至今那贼还没落网。

付阿姨捂着脸哭泣道:“璟江小区的房子是老房子,小昊夫妻俩当时在市区首付了一套学区房,方便囡囡上学,孩子孝顺,还把老房子过户给了我,说要留给我养老。可现在……我最亲的一家子都死在了老房子里,我还留着做什么呢!索性便卖了,离开这伤心地,回老家盖房子种地度过余生。”

只可惜去看房的客人和中介都说,那老房子闹鬼,根本卖不出去。不仅把看房的人都吓走了,据说还有一名房屋中介曾在老房子里莫名发病,被人发现时身子都臭了。现在人人都说那老房子有脏东西,买不得,付阿姨既不敢自己住,也根本卖不出去。

是巧合?还是那房子里真的闹鬼,还在房子里害死过活人?

4

送走了付阿姨,叶苗答应帮付阿姨看一看房子。

小黄自告奋勇地要给叶苗打下手,虽然当年这家人被入室劫杀的案子至今还没有破获的事和小黄无关,这并非是他负责的案子。但身为正义的人民警察,小黄对那一家人的遭遇很是同情,猜想大约是枉死的一家子居住在老房子中没有离开,才将人给吓死了。跟着叶苗一起去,说不定还能获得什么破案的线索。

次日傍晚,叶苗和陈公虞姗姗来迟,小黄早一步到了,付凤美在小区门口迎接叶苗和小黄,将老房子的钥匙交给叶苗,面带愧色道:“叶老板,黄警官,我就在这外头等你们。”

也难怪,接二连三发生了那么多事,付阿姨不敢去那房子里是正常的。

上午小黄早已经提早来到这一片做了调查走访,献殷勤般一股脑告诉叶苗:“小叶,我昨天回去以后,托我同事把入室劫杀案的卷宗调出来看了。这是老旧小区,没有监控,不过从法医鉴定结果和刑事侦查侧写结果来看,凶手的个头比当时遇害的男主人要高大,是个男人。因为没有进一步的证据,所以无法锁定嫌疑人。”

“这么说来,付阿姨所说的应该都是实话。”叶苗点了点头,毕竟经历过那么多人心不古的案子,叶苗坚信心里有鬼的人才会那样怕鬼,而付阿姨急于卖掉房子也让叶苗很是生疑,这让她不敢排除掉任何可能性。

“我走访了附近的居民,付凤美和这一家子的关系一直很融洽,俨然就是一家人,因此像付凤美所说,男主人将房子过户给在自己家里住了几十年的保姆,也不是不可能,毕竟付凤美几十年来照顾一家老小都算尽心尽力,她在邻居中的口碑也很好。”小黄边说着边在前头开路。

小区没有电梯,叶苗喘着气爬上了七楼,因为许久没有人住了,这间住宅房落满了灰,呛得叶苗连连打喷嚏。

小黄则壮着胆子要四下看一看,被叶苗阻止了:“别乱走,跟在我身后。”

“怎,怎么了?真有鬼?”原本以为经历了这么多,自己的胆子已经很大了,但乍一听到叶苗这么说,小黄还是识相地收回了自己要迈出的脚。

“我感觉到了鬼气,这宅子里的鬼不止一个。”叶苗没理会小黄,这话是对陈公虞说的。

5

陈公虞皱了皱眉,并没有叶苗那么好的耐性,只冷厉道:“出来!”

只见屋子的角落里,忽然泛起一团白雾,紧接着,便是两道青灰色的鬼魂因陈公虞的震慑而现了身。叶苗从包里掏出照片一对比,眼前的两只鬼魂,赫然就是早已遇害丧生的屋主——赵昊夫妻俩。

他们两人自从丧生以后,就一直留在这个屋子里不曾离开。难道委托人口中闹鬼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一直滞留在此地?

叶苗一脸为难地蹙起了眉:“他们怎么那么虚弱?”

若不是叶苗今天来了,这二位的鬼魂只怕要精力耗尽,连殊途桥都过不了了。

“鬼分念力强的鬼和念力弱的鬼,他们念力偏弱,强行滞留,不合天道,迟早要烟消云散。”陈公虞淡淡开口,吩咐叶苗送鬼上路,这对夫妇俩的鬼魂能撑到今天还未烟消云散,已经算侥幸了。

叶苗烧了黄符,请出了殊途桥,便点燃请灵香,手持领路蜡烛道:“尘归尘,土归土,不同道,殊途桥。二位上路吧,从此前尘往事与你们再无干系。”

念力弱的鬼,很难拥有清楚的意识,一般叶苗手中的领路烛火便能使他们乖乖跟着走。也不知道是不是叶苗刚才的哪句话刺激到了这夫妻二人的鬼魂,她能明显感觉到两只鬼的念力突然增强,似乎对这屋子里的什么东西仍残留着强烈的牵挂,但他们的意识薄弱,很难正常和生人交流,只是本能地抗拒不前。

就连什么都看不见的小黄都察觉到出了变故,叶苗手中的蜡烛窜得飞高。

两人鬼魂突然的抗拒,让叶苗意识到了什么,她一面护住蜡烛,一面开口道:“你们二人念力太弱,魂体虚弱,可见生前定是善良豁达之人。但你们早该离去,鬼魂却强行滞留于此,对你们很不利,再不走,你们太过虚弱,只怕坚持不了多久了。我知道你们必定有所牵挂,牵挂之物就在这屋子里,使你们不愿离去。二位且放心离去,我定会帮你们达成心愿。”

叶苗的话似乎起了作用,领路烛火安静了下来,直到那夫妻二人的鬼魂过了殊途桥,叶苗才将蜡烛吹灭,收拾东西。

6

“就这么走了?”小黄目瞪口呆地看着正在收拾东西的叶苗,“你不是说看到了遇害者的鬼魂?现在凶手还没着落呢,就他们见过凶手的模样,你不问问线索?就让他们走了?”

“问了也白搭,他们太虚弱了,没有思维的,即使你问了,他们也不会回答你。”叶苗摊了摊手,又严肃道:“不过还不能收工,这屋子里肯定还有东西,才让他们滞留在这里不肯离去!”

“什么东西?”小黄原以为鬼魂都已经被叶苗送走了,现在冷不丁又冒出了一句“还有东西”,将小黄吓得够呛,“该不会还有鬼吧?”

“你不是胆子挺大的?”叶苗又好气又好笑地插手看着小黄,刚才在前头领路的样子看起来可威风了。

“那小女孩?”小黄顿时恍然大悟,一拍脑门跳了起来:“付凤美不是说,赵昊夫妻俩遇害后,他们还有一个女儿,因为一直躲在衣柜里活活被饿死了?”

“赵昊夫妻俩的心胸那样开阔,被入室劫杀遇害而死了,鬼魂却没有携带太大的怨气,反而念力那样薄弱,可见是早已将生死福祸看开了,这很难得。我想唯一能牵绊他们强留于此的,大概只有那个小女孩了吧?”叶苗捏着下巴,沉思道,“可是按理说,小姑娘已经死了,刚才我点燃了请灵香,如果她在这个屋子里,应该会现身的。如果她不在这里,赵昊夫妻又是为什么不肯离去呢?”

“去孩子最后躲藏的衣柜看看。”陈公虞出声提醒。

叶苗立马和小黄开始分头翻找各个房间的衣柜,就在叶苗翻找到第二个房间时,主卧的方向传来了小黄惊恐的叫唤声。

叶苗和陈公虞对视了一眼,连忙往主卧跑去。

7

只见小黄被衣柜里的什么东西吓得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又被地毯绊倒,狼狈地跌坐在地上。

叶苗追了过去,小黄如同见到救命稻草,抱着叶苗的大腿,指着衣柜里的东西好半天没说出话来:“有有有,有鬼!”。

叶苗顺着望去,只见那散发着潮湿味道的衣柜里,一双大大的眼睛正恐惧而又戒备地直勾勾盯着闯入这里的不速之客,她的目光最终落在了叶苗身边的陈公虞身上,似察觉到了可怕的鬼气,小家伙瑟缩了一下,死活不肯出来。

“什么情况?”这下叶苗也糊涂了,小黄看得到,足以证明衣柜里的小女孩并不是鬼,而是活生生的人,可叶苗分明从她身上察觉到了诡异的腐朽的气息和一股煞气。

“已经死了,却还活着。”陈公虞冷笑了一声,这种歪门邪道,必定是出自李青松之手,他冷冷地看着那藏在柜中的女孩,“你身上有煞气,已经沾过人命,躲下去有用吗?”

“陈公虞……”倒是叶苗心生了一丝不忍,毕竟那小女孩看着也就四五岁的模样,虽是一脸惨白和煞气,但到底是可怜的孩子。

陈公虞淡淡看了眼叶苗,没有说话。叶苗这才向前一步,放低了姿态循循善诱道:“囡囡,爸爸妈妈已经走了,他们去没有痛苦的地方,但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囡囡你了。你愿不愿出来,跟我说说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相信我,我是来帮你的。”

兴许是叶苗的态度太过诚恳,那原本直勾勾警惕盯着叶苗看的小女孩,似乎有了动摇,一把从衣柜里冲了出来,跑进叶苗的怀里,若非此刻她身上的煞气有所消散,又有叶苗拦着,只怕刚才就要被陈公虞给撕碎了。

“囡囡,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叶苗能察觉到小姑娘的无助和恐惧,但那股浓浓压抑着的煞气,仍是让叶苗心生担忧。

听到叶苗的话,那小女孩终于哭了起来,“我不是故意杀人的,我只是把来这里看房子的人吓跑……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想让他们死……”

这话顿时让叶苗一阵胆战心惊,但她还是强忍着镇定问道:“囡囡,当年发生了什么事,你还记得吗?”

“坏人拿着刀,把爸爸妈妈捅上了,我在衣柜里偷偷看到,爸爸妈妈流了好多好多血,囡囡好害怕。”女孩的肩膀微微发抖,“可是爸爸妈妈让囡囡藏进衣柜,囡囡不敢出声,不敢出来。”

“坏人长什么样你还记得吗?”小黄也顾不得害怕,连忙追问。

“坏人拿着刀,手上有黑黑的一个痣……囡囡好害怕,记不得了。”女孩似想到了什么,肩膀发抖得更厉害,“囡囡看到了付奶奶,爸爸捂着肚子,流了好多好多血,抓着奶奶的脚求奶奶救她,奶奶跑了……好久好久,后来囡囡只觉得自己飘了起来,回不到身体里。”

叶苗顿时变了脸色,心底一阵一阵发寒……付凤美满嘴谎言!

8

小女孩是亲眼看到付凤美在期间回来过,当时赵昊虽然流了很多血,但却还没死亡,甚至还有意识向付凤美求救。

而付凤美却一直自称,那段时间自己回乡了一趟,回来了以后,才知道赵昊夫妻俩遇害死亡了,而一直躲在衣柜里的囡囡也活生生地饿死了。

“小黄,查凶手特征,带刀入室抢劫,肯定不是初犯。就算杀人的不是付凤美,付凤美也跟这件事逃脱不了关系!”

“可当时所有人的口供,都说付凤美虽然是这家的保姆,但和这家人亲如一家……”小黄的脸色严肃起来,“如今她急于卖房子,果然是出于心虚吗?也许她当时逃跑只是太过慌张了呢?”

叶苗气不打一处来,冷笑道:“就算一时慌张,毕竟是亲如一家人出了事,事后报警总不至于做不到吧?但按她的话说,她却是案发许久之后才回了江北市,你不觉得太过蹊跷了吗?更何况,如果当时她肯哪怕拨打一个救护电话,今天这一家人的命兴许都能捡回来。”

叶苗回过神来,又问那小女孩道:“囡囡,你已经死了。但现在……你的灵魂却能维持着肉体的机能,这太不可思议了,你能告诉我,是谁让你变成这个样子?”

女孩抬起头来,看向叶苗的神色有一瞬的恍惚,“是爸爸妈妈说让囡囡等他们回来,爸爸妈妈不会骗囡囡的,他们一直陪着囡囡。有位叔叔让我听他的话,就能让囡囡永远待在这里和爸爸妈妈生活下去……囡囡,已经死了吗?可是叔叔说,要囡囡看好属于自己的东西,付奶奶就算没有谋害我们,可她也因为谋财,生出了坏心思,顺水推舟,害死了我们。”

“叶苗,小心!”就在此时,陈公虞忽然将叶苗往自己身边一带,令叶苗离得女孩远了一些。

叶苗本还有些不明所以,但很快她便明白陈公虞这么做的原因。

只见原本煞气有所收敛的小女孩,忽然双眼充血,一股浓重的煞气冲了出来,就连那张稚嫩惨白的小脸,也变得表情阴冷恐怖起来。

“付奶奶一而再再而三想要夺走囡囡的家,她到现在还不死心,不断有人上门看房子。这是爸爸妈妈和囡囡的家!我要杀了付奶奶!”

9

叶苗诧异地抬起头看向陈公虞,陈公虞也知道她想问什么,开口不疾不徐解释道:“这算是李青松相对成功的归魂尸实验,她的灵魂和躯体完美地契合,几乎像个活人一样,比行尸走肉的僵尸高级多了。但这又是个并不太成功的实验,鬼气和生气无法在同一个躯体里相处融洽,她只会被煞气吞噬,加之已经沾染了人命,久而久之将再也不能控制怨气,还会继续杀人。”

顿了顿,陈公虞沉下声来,语气陡然地冰冷威严:“她留不得!”

说话间,陈公虞的鬼气已经将叶苗严丝合缝地罩住了,反倒是小黄暴露在了女孩攻击的范围内,叶苗顿时间满头冷汗,想要开口提醒:“小黄……”

小黄早已吓懵了,刚刚还好好的,这家伙怎么说翻脸就翻脸!眼见着这不人不鬼的女孩就要扑向他,一口咬断他的颈动脉,小黄这么一个大老爷们差点就要吓哭了,鬼吼鬼叫道:“小叶,你怎么也得给我个保命的法器啊!救命啊!”

千钧一发的一刻,这突然发狂的小女孩似乎被什么东西吸引了怨气,她的身形一转,折了个方向冲出了卧室。

“不好!”

叶苗赶紧追了出去,果然见到了付凤美。付凤美因为叶苗一行人久久没有下楼而心生担忧,鼓足勇气上来看看,不料刚好碰上那女孩发狂的时候,因为心生对付凤美的怨气,这强大的怨恨吸引了她。

此时的小女孩早已不是普通人,活僵化后力大无穷,死死将付凤美扑倒在地,钢筋一样的小手掐住了付凤美的脖子,几乎要将她的脖子掐断了。

“叶……救……”付凤美满脸的惊恐,但濒死之下,她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叶苗手忙脚乱地将自己背包里的装备一股脑倒了出来,也没找到能够对付活僵的法器,只好急急忙忙地看向陈公虞:“别让囡囡把付凤美杀死了!”

陈公虞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手上已有了动作,小女孩的灵魂和躯体契合得近乎完美,这和之前遇到的归魂尸完全不一样,因此叶苗能用的法器对付她根本没办法,但陈公虞是厉鬼,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反而有效,他周身鬼气大作,抬手一把将女孩躯体内的鬼魂给强行拽了出来。

一时得救的付凤美惊恐地看到了囡囡突然软趴趴倒下来的身体,见鬼了一般,“怎、怎么可能!囡囡已经死了!我亲自送她去的火葬场!”

10

“囡囡的遗体为什么没有火化掉,反而出现在这里,我不方便与你解释。”叶苗对付凤美的态度再也没有先前那般客气,她质问她:“但囡囡为什么阴魂不散强留在这里,还要害你,你总该知道原因吧?”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付凤美惊恐地拼命摇头,又见到和叶苗一起来的小黄是警察,更加一口咬定:“我什么也没做,小昊他们夫妻是被歹徒入室抢劫杀死的!囡囡是被困在衣柜里活活饿死的!我从乡下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什么都晚了……”

到现在还不说实话!

叶苗冷哼了一声:“付阿姨,人不知道的罪孽,鬼知道!即便你不是杀了他们的直接凶手,但见死不救的,难道不是你吗?你离开的时候,难道不知道囡囡还在这屋子里吗?你也想要他们死,不是吗?”

“没有,我没有……”

“从前所有人的确忽略了你的动机,你也的确看起来没什么动机,所有人都说,你们相处了一辈子,就是一家人。就连你自己也说了,赵昊夫妻把你当母亲一样赡养。”叶苗几乎步步紧逼质问道:“但你若没有做亏心事,囡囡不会对你这般恨之入骨吧?今天我能救你一次,可保不齐下次你就死了呢?毕竟这天下,没有不要还的债。”

在叶苗的步步紧逼之下,付凤美的精神状态似乎有些奔溃,她猛地推开了叶苗,抱着自己的脑袋,歇斯底里地吼道:“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我没有杀他们,是他们自己命不好,遇到了歹徒入室抢劫!我十八岁就在他们赵家当保姆了啊,我照顾了他们赵家一家四代,给小昊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送终,我把小昊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长大,又尽心尽力地照顾囡囡……”

“我也以为我把他们当一家人,小昊也会把我当一家人。小昊也说了,这房子是留给我养老的,我为了他们赵家,一辈子没有考虑过我自己。小昊检查出了骨癌,我求神拜佛希望菩萨救小昊,我宁可代小昊去死。小昊原本已经写好遗嘱,这个老房子是给我养老的,他们在市区首付了一套学区房。”

“但如果不是那天我听到小昊夫妻俩谈话,我还被蒙在鼓里。他们说小昊的公司出现了状况,要倒闭了,买给囡囡的新房子恐怕也付不上首付,小昊要将这间老房子卖了。我亲耳听到他们夫妻俩说,我不过是个保姆,老房子卖了以后,新房子太小,就要赶我回乡下!可这是我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地方啊!我把他们当一家人啊!”

听着付凤美歇斯底里的哭喊,叶苗皱着眉叹了口气:“所以你明明一个电话就可以挽救赵昊一家,却什么也没做,直到囡囡活活饿死在这里。大半个月后邻居闻到尸臭味才报了警,你也才谎称急忙从乡下赶回来。”

“这老房子本来就是给我的!”付凤美癫狂得早已失去了理智,什么也听不进去,只恶狠狠吼道。

11

就在此时,叶苗的电话响了,一见到陌生的号码,叶苗便有些预感,脸色不好看地皱起了眉。

“那什么,小叶,付凤美我先带回局里去,今天的线索我会整理上报。这里,就先交给你了……”小黄见状,识相地铐走了付凤美,他也知道这里头还有一个鬼魂等着叶苗收拾。

叶苗没工夫搭理小黄,手里的电话仍在拼命地响。

叶苗抬头看了眼陈公虞,此时囡囡的鬼魂已经被陈公虞强行拽出,受了重创,被陈公虞钳制着,陈公虞身上冷厉的气息让叶苗感到既陌生又担忧,陈公虞随时可能撕碎囡囡。

不再多做犹豫,叶苗按下了免提,电话那头果然传来了李青松揶揄的声音:“怎么,我感觉到那小丫头的鬼魂还在,依陈公虞的脾气,怎么还没动手呢?”

“李青松!你究竟想干什么!”叶苗着急地吼了回去。

“苗,别这么粗鲁。”李青松嗤笑了一声,“我只是好奇,陈公虞怎么犹豫了?你们所坚持的天道呢?”

“不合理的存在,自然要死。”陈公虞冷哼了一声,李青松的嗤笑和挑衅并没有影响他的情绪。

囡囡已经沾了人命,且煞气越来越重,无法控制地想要杀人。即便陈公虞今天不撕了她,她也是要在受尽痛苦和折磨之后烟消云散的,那只会害了更多的人。

“别人的命是命,难道小丫头一家的命就不是命?”李青松的语气有了些变化,因为他从陈公虞的口吻中,并没有察觉到半分动摇,果然,这才是陈公虞。

“这就是天道。”陈公虞不愿再与李青松胡搅蛮缠,他冰冷着一张脸,淡淡地看了眼他手中那时而清醒时而发狂不能自控的小小鬼魂,只这淡淡一眼,陈公虞便已收紧了手指,将鬼魂撕碎……

那一瞬间,叶苗似乎看到,囡囡的鬼魂的小脸上,有一闪即逝的解脱……

兴许是陈公虞的不为所动,让李青松感到有些沮丧,感叹了一句:“哎,又是一次失败的实验。”

这话将叶苗气得火大,吼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如你所见,苗,这次的实验失败了,我无数次的实验都失败了。这次的实验原本最接近成功,但这小鬼却无法控制戾气和鬼气,着了魔,果然还是失败品。”李青松做过无数次实验,叶苗爷爷也好,长寿村的实验也好,这次的囡囡也好,都是失败品。

“你已经逃脱了世间的规律,你做这些有什么意义?”叶苗实在想不通,李青松做那么多试验是为了什么!

“逃脱了世间的规律么?”李青松冷笑了一声,“苗,你太天真了,就连我都不是个完全成功的实验品。所有实验品曾经经历过的痛苦,我都经历过,甚至多千倍万倍!没道理他能成功,我就不能成功!”

他?李青松口中的“他”是谁……

叶苗还想再问什么,那家伙就已经肆意地掐断电话了,态度随意得让人跳脚。(原题:《你的心里有鬼:宅中人》,作者:叙白。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dudiangushi>,下载看更多精彩内容)

10-18 09:59   BY fashion
关键字: 女孩 东西 囡囡
更多
相关推荐 产品
推荐文章
天了噜了!这明星披个塑料就敢裸出门
依家呢个时代有人系因为着得靓而受到关注有人则系因为着得出位占据一席之地讲到着衫风格出位一定唔可以绕过KimKardashian人地都算系引领咗一种着衫潮流啊!永远都毫无保留地展露自己噶身材前日,佢着住一条透明连身…
看更多 │ 最新推荐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