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 最难忘的是那美食

  来源:东北偏北的地方   编辑: fashion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02日 09:11

我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在我的记忆中和现在的生活中,有很多的美味,会让我们的味蕾兴奋,心情愉悦。下面,我就将我们东北美味的菜品和食物分享给大家。

这道菜的名字是:猪肉炖粉条

就是这道菜,它承载了我童年所有对年的期盼,以及对美食的向往。我是70后,我们的童年物质匮乏,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吃上这道菜。过年的那天早上,我们都早早的起来,洗漱完毕,各自把自己的新衣或新裤或新鞋,找出来穿上。因为孩子多,不可能人人都有新衣裤 ,老大是新衣,老二是新裤,老三是新鞋。一家一样,均匀分配。穿戴好了,爷爷和父亲领着我们到屋外放鞭炮,放完之后,我们就进屋吃饭了。妈妈在厨房里已把饭做好,大米饭(或精米饭,类似于南方的旱稻磨的米)猪肉炖粉条,香气飘进鼻孔里,有点迫不及待。猪肉寓意吉祥,粉条是长流水的意思,过日子得细水长流。我们就开始品尝美味了,猪肉软糯,粉条Q弹,那时猪是自家养的,粉条也没有添加剂,都是纯绿色食品,是现在的菜品无法比拟的,此中滋味,让人欲罢不能。

这道菜的名字是:大锅猪肉烩菜

这样的美味只有在杀猪的那一天才能吃到。那时,父亲和母亲都在生产队干活,勤劳能干的母亲几乎每年都养一头大肥猪。有时母亲边端着碗吃饭边喂猪,因为吃完饭还得去生产队干活。就这样,到了腊月,家里把年猪杀了。妈妈说了,除去我们过年自己吃的,剩下的就留姑姑们过完年回来吃。于是乎,杀猪的那天,一大锅猪肉血肠的烩菜,也是我们这些孩子企盼已久的饕餮盛宴,大人们又何尝不是呢?美味不能独享,父亲找来了左邻右舍,乡里乡亲的 ,好几桌人。大家其乐融融,吃着肉 ,喝着散装酒,笑着,谈论着……

这道菜的名字是:锅包肉

这样的美味,在我们的小时候是吃不到的,尽管会做。因为谁家也舍不得用油来炸,因为做锅包肉得过油。是后来长大了,日子好了,大家的生活水平都提高了,才可以吃得到。第一次吃它,我就被征服了。酸、甜、香、脆,唇齿舌尖,无不感到欣慰。上好的里脊肉,横切大片,腌制后挂糊过油,然后回锅,加配菜,调好番茄汁,淋入,美味即将登场!

这道菜的名字是:小笨鸡炖蘑菇

这样的美味,童年的时候只有在过年的那天晚上才可以吃到。或者是家里来了贵客,母亲才能狠一狠心,抓一只不爱下蛋的母鸡,把它杀了,用来款待客人。就从这道菜端上桌的那一刻起,我和姐姐的目光就未曾离开过它。因为哥哥总爱在外边玩,所以他没看见。看着爷爷和客人一口酒,一口肉的吃着,鸡肉一会儿比一会儿少。说句心里话,我都有想拿棒子把客人打昏的冲动,可是理智提醒我,不能那么做。没办法,只好咽了咽口水,和姐姐上屋外玩去了。终于等到客人走了,我和姐姐,还有哥哥也回来了,我们三个馋鬼迅速的飞奔至桌前,看看还有多少鸡肉,在妈妈的无奈的目光注视下,我们哥仨风卷残云,鸡肉一扫而光,也不管干活的父亲和忙碌的母亲吃不吃。现在回想起来,觉得真是惭愧。母亲的眼神似乎在诉说着那时的苦日子。

这道菜的名字是:蒜苔炒肉丝

童年的时候没有吃到这道菜。因为有肉的时候没有蒜苔 ,有蒜苔时没有肉。有肉是过年的时候,那时没有超市,也没有卖蒜苔的的。有蒜苔是自家栽的蒜,到了有蒜苔的时候,在那个年代,谁家能买点肉炒蒜苔呢?等到生活条件好了,有超市了,才吃上蒜苔炒肉。翠绿的蒜苔放肉丝炒熟,看着就有食欲,吃吧,还等什么!

这是油渣

这记忆中的美食,平常也是吃不到的。杀完猪的第二天,爷爷把卸好的猪肉冻起来,留过年的时候吃 ,把猪片油和腰排特别肥的部分,用来焅油。那时豆油紧俏,还得用粮票,所以家家主要都吃荤油。母亲把腰排上的肉皮割掉,留着过年时熬冻子,肉都切成均匀的小块,我和姐姐负责烧火,锅内放少许水,母亲将切好的肉倒进锅里,差不多一大锅,焅完之后,油装坛,我们就可以吃到美味的油渣了。油渣出锅之前要放点盐,盛上一碗小米饭,吃着油渣,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这款美食是:猪肉酸菜馅水饺

提起饺子,北方人是最熟悉不过的了,过年过节必备的食物之一。我最爱吃的是酸菜猪肉馅的,小时候,只有在冬天才能吃到,因为只有冬天才有酸菜。通常是小年可以吃上一顿,要是再吃,就也得等到过年的时候了。东北的酸菜切碎,入温水投一下,挤干水份,猪肉切丁,七分瘦三分肥。猪肉馅加油和调料,搅拌均匀后,放入酸菜,菜和肉1:1,加入适量的盐,继续搅拌,直到菜和肉合为一体,拿来醒好的面,制作美食开始了,全家老少齐上阵,那场面,无与伦比,现回想起来,都着实是醉了!饺子包完后,就开始煮了,煮好之后端上桌,家人们开始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真是香啊!大馅的饺子蘸着蒜酱(蒜酱里有蒜泥、酱油、香油、辣椒油),谁如果爱吃酸的,还可以放点醋。那时心里就偷偷地想:如果能天天如此,那该多好啊!

这道菜的名字是:蒜泥白肉

煮好的猪五花肉,均匀切成大片,放入盘中,蒜泥做好,放在旁边备用。夹上一块肉,蘸上蒜泥,如果会喝酒的再来点儿酒,简直是绝配,肉入口中,唇齿留香。搁在小是候,那也是杀猪或者过年才吃得到。记得我家是把煮熟的凉肉,切片装盘,撒上葱花,淋上酱油,然后把盘子放入锅内,连熥饭一起完成。等到开锅了,再等一会,就可以端出来吃了。我们吃完盘子里的肉还不算完,剩下的酱油汤也泡饭吃了,那叫一个香啊。母亲和父亲看着我们油油的小嘴,和一个个吃得五饱六撑的样,他(她)们开心的笑了,再看看干净的盘子,母亲嗔骂着:“这些个小馋猫!”

这款美食是:韭菜合子

因为小时候生活在农村,家家都有菜园。到了春天,韭菜是最早能吃的菜了,每户人家都不少栽。这东西续根,栽一年,以后的春天就都可以吃到了。天天炒韭菜就有点吃够了,于是我这个小馋猫就央求母亲给我们烙韭菜合子。为什么得央求呢?因为那时的鸡蛋也舍不得总吃,早上给爷爷冲碗鸡蛋水,剩下的留来客人时吃,或者鸡蛋可以换点儿零花钱。在我的软磨硬泡下,母亲给我们烙了韭菜合子。一解我的馋瘾,我还觉得哥哥和姐姐借了我的光。现在生活好了,几乎每周都给儿子烙上一回,我看着拌好的韭菜和鸡蛋,韭菜嫩绿,鸡蛋金黄,满屋飘香,就对儿子说有想做诗的冲动,儿子笑答:“做吧,看憋坏了”,我信口说出:“鸡蛋韭菜一相逢,便胜却美味无数”。儿子哈哈大笑,伸出大拇指给我点赞。说完开始包,包完就烙,香气在屋里迷漫,儿子吃着,还拍照,发朋友圈。

这道菜的名字是:馏三样

看着这道菜,我就想起了我的爷爷。我的爷爷在农村是家家宴席少不了的厨师,当时的十里八村没有谁不认识爷爷的,爷爷做得一手好菜。记得过完年了,姑姑们都回来看爷爷,我们都高兴得不得了,因为表兄弟,表姐妹也都来,可热闹了,我们孩子疯疯闹闹,大人们唠嗑 ,爷爷也是合不拢嘴,毕竟那时交通不发达,大人们总有干不完的活,远的近的都不能总回来。爷爷就把拿手的好菜做给这一大家人吃,我记忆最深的就是这道菜了,爷爷看着我们吃着,老人家脸上的皱纹都好像少了许多……

以上我给大家分享的美味,以及我童年的回忆,不知道是否也勾起了你的回忆呢?(图文:淡品人生)

10-23 12:38   BY fashion
关键字: 东北
更多
相关主题
相关推荐 产品
推荐文章
天了噜了!这明星披个塑料就敢裸出门
依家呢个时代有人系因为着得靓而受到关注有人则系因为着得出位占据一席之地讲到着衫风格出位一定唔可以绕过KimKardashian人地都算系引领咗一种着衫潮流啊!永远都毫无保留地展露自己噶身材前日,佢着住一条透明连身…
看更多 │ 最新推荐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