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写给去世宠物的信,看完忍不住泪奔!

  来源:摩爸摩妈   编辑: liao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06日 13:22

- 1 -

我家养了一年多的仓鼠白菜,死在了我的手上。

是摩宝把它捏死的。

我亲眼看着它在我的手上,小脖子慢慢软了下去,眼睛轻轻阖上,再没有睁开。

心疼得发颤。

可我不能怪摩宝,他属于过失杀鼠,还不足以量刑。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摩爸最近突然讲究了起来,每次把小鼠们从笼子里拿出来的时候,会戴上一只白手套。

摩宝有样学样,可大码手套戴上,小手便失去了对力量的把控。

他小心翼翼地,用没了理智的小手,把白菜“轻轻”拿出来。

“妈妈你看!”

生怕白菜掉下来,摩宝尽力控制着大手套。

我赶紧把白菜接了过来,小家伙刚刚在大手套里被连掐带闷,已经不行了。

摩爸找来一个柔软的丝绸小布袋,把白菜装起来,埋在了小区的花坛里。

“妈妈,我再也不戴大手套了,我再也不用力握仓鼠了,一点点力气都不用!”

摩宝摸着剩下的仓鼠们,小心得不能再小心。

这是他第一次正式和死亡亲密接触(目睹我们拍死蚊子苍蝇不算),一只仓鼠死在了他的手上。

他不会体悟到什么生命之轻,什么逝去永不再来。

他甚至一滴眼泪都没流。

但他学会了,更温和地对待,一个比他更弱小的生命。

- 2 -

我对死亡最初的记忆,也是从养宠物开始的。

小时候,养过许多种小动物。

舅爷爷从乡下带来的小白兔,发小家大猫下的小咪,爸爸救回家的小鹌鹑,哥哥买回来的虎皮鹦鹉,跟我回家的流浪狗……

无一例外,它们没谁活到现在。

如果早知道是这个结局,我想我一定把兔子喵咪鹌鹑鹦鹉狗,换成乌龟乌龟乌龟乌龟乌龟。

哦不,一只就够了,等我都转世八辈子了,它还没活完它的一万年。

被送别的那个,总是更幸福一点的吧?

我想自私一点儿,不要看着日夜相伴的生命先走一步,无论是亲友,还是宠物。

不过,客观地说,经历了那么多次死亡,我装腔作势地哭过,还模仿电视里的情节,煞有介事地给已经没了鹌鹑的小窝里,定期换水换食。

失落、恐惧、不想接受,有。但真有多痛苦?确实不记得了。

印象最深的是那只从小养到大的猫咪,她在我们家里,从小奶猫,一点点长大,大到我都有点儿抱不动了。

已经是老猫的她,却不肯服老,最后和黄鼠狼打架战死。

我妈送我上学的大清早,噩耗从邻居口中传来,是在大院公厕的门口被发现的。

我爸负责料理她的后事。

中午放学回来,我就开始哭闹、哼哼唧唧。

“我爸怎么都不哭?”我把不爽的矛头指向亲手葬了猫咪的爸爸。

那是在我30多年的记忆里,我那个成天和老公掐架的妈,唯一一次,在我面前为我爸辩护。

“你以为你爸不难过吗?他只是不说罢了。”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那个脾气暴躁的爸爸,也有那么温柔隐忍的时刻。

平生第一次感觉到大人和我一起承受难过,是因为一只我们共同宠爱过的小动物。

- 3 -

摩爸一直认为,孩子还小,小到不足以跟他讨论死亡这个话题。

但绘本《活了100万次的猫》,我还是忍不住买了。

这只活了100万次的猫,做过国王、水手、魔术师、老太太、小妹妹……的宠物。

他得到过100万次的疼爱,在每次死去的时候,主人都会为他哭泣。

“但是,这只猫却从未掉过一滴眼泪。”

(像我这种贪生怕死,

恨不得我的亲人和我都长生不老的俗人,

要是知道自己能活那么多轮,

也会麻木的吧?)

直到,猫不再是只宠物猫。作为一只野猫,他是所有猫小姐的男神,他自恋、狂妄,不把任何一个追求者放在眼里。

直到,他遇到一位不把他放在眼里的高冷女神。他开始贱贱地追求,求到被女神恩准待在身边。

他们有了许多自己的孩子,猫深爱着白猫和他们的宝宝,远远胜过爱自己。

后来,小猫长大、离开;后来,猫妈妈变老死去。

孤家寡猫第一次哭成狗,整整哭了100万次,哭到“躺在白猫的身边,安安静静的,一动不动了”才停止。

猫再也没有活过来了……

“妈妈,水手是什么?”

“妈妈,100万次到底是多少次?”

“妈妈,小猫长大去哪了?”

“妈妈,为什么我觉得,猫自从认识了白猫,就变得可怜了呢?”

(我怎么可能告诉他,

这世上所有该死的爱情啊,

一旦开始,

就注定是场悲剧。)

“你为什么会觉得他变可怜了呢?”

“因为之前他都没有哭,我也没哭,最后他哭,我也哭了。”

“你为什么哭呢?”

“因为猫没再活过来啊!”

“所以你想猫一直一直活下去对吗?”

“嗯!”

果然是我亲生的,也是一个怕死鬼呢。

什么要自由,什么爱情让生命有了意义,什么自由、有意义的1次生命,远胜于麻木的100万次。

这些哪是一个5岁的孩子能理解的?

但是,正式和孩子聊死亡这个话题,借由这只活过100万次的猫,算是开始了。

至少我觉得,从动物开始,远比列举亲人,更能让孩子接受。

- 4 -

好多年前,一组小女孩和野生动物相处的照片,让我觉得震撼又羡慕。

她叫Tippi ,出生在非洲,跟随拍摄野生动物的父母在丛林里长大,直到10岁回到自己巴黎的家。

在野生动物堆里长大,坐在大象头上,让她感觉是世间最快乐的事;鸵鸟背则更软,待在上面也更舒服;变色龙是她最美的“饰品”;连危险的豹子,也是她的好朋友。

正如我在上期小故事《长耳兔露露》的推文中提到的,孩子喜欢动物,是天性。我从未见过哪个孩子生来惧怕动物。

但以我们现在的居住环境,别说亲近自然,在家里养只小动物也都不大现实了。

我们家养不成狮子,便养了群耗子。

它们会和摩宝朝夕相伴,可能会寿终正寝,也难免会不幸夭折。

在它们身上,孩子学会关照更微小的生命,也第一次接触到生命的消逝。

亲爱的仓鼠白菜,还有陪伴我童年,又接连离我而去的小动物们,谢谢你们——

人生最沉重的话题,你们用前仆后继的生命,给了孩子们最初的体验和接受死亡的缓冲。

谨以此文,献给渺小而伟大的你们。

愿你们还有100万次的生命,和我们再次重逢,每一次,都被宠爱,也有所爱。

(图片来源于网络)

- END -

10-24 17:17   BY liao
关键字: 白猫 记忆 回家
更多
相关推荐 产品
推荐文章
天了噜了!这明星披个塑料就敢裸出门
依家呢个时代有人系因为着得靓而受到关注有人则系因为着得出位占据一席之地讲到着衫风格出位一定唔可以绕过KimKardashian人地都算系引领咗一种着衫潮流啊!永远都毫无保留地展露自己噶身材前日,佢着住一条透明连身…
看更多 │ 最新推荐
HOT EVENT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