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后再发力 “铁娘子”吴平和她的白色系男团ZERO-G

  来源: 网络   编辑: 时尚小编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14日 16:08

作为ZERO-G男团公认的“大家长”,以及白色系文化传媒的创始人,吴平的行程从早到晚,永远排得密不透风。

采访当天,她一早就到公司听取各个部门汇报工作,之后出发去机场见客户商讨合作,下午赶回来接见FA与投资机构,接受媒体采访,晚上主持完男团的月考后,就连宵夜也要见缝插针,塞进工作,“两个男团的外国老师明天要走了,我要给他们送点中国土特产。”

这样的生活似乎没有尽头。环顾吴平偌大的办公室,角落里那张大床很是显眼,除了毛毯,办公桌底下还藏着牙膏和化妆品。“我们公司里还有浴室。”她咧嘴一笑。前几天,吴平11岁的女儿刚跟她的助手抱怨了一通:“我不要做女人了,要生小孩也要忙工作。”

截止采访当天,由吴平一手创立的ZERO-G男团已签约近160名成员,这个数字一直在不断变化。在今年宣布将男团拆分为不同小分队后,吴平让ZERO-G有了不同的人设和性格,以增加粉丝对成员的辨识度。而在8月13日ZERO-G粉丝之家成立之后,吴平相信,她一手提出的互联网粉丝经济,已初步走上正轨。

虽然和公司其他创业团队之前都没有艺人经纪的相关背景,但吴平还是义无反顾选择冲向了男团这个战场。

“如果我吴平要做这一辈子最后一个投资项目的话,那就是男团了。从商业角度考虑,在影视投资、内容投资整个链条里,最有价值的是艺人。一个项目的节奏完全是跟着艺人来走的。”

“让粉丝在追星的同时还能挣到钱!”

 

成军一年多,ZERO-G的官微粉丝数已突破500多万,但吴平判断下来,真正的付费用户还刚刚起步,目前规模在20多万左右。如何真正做好互联网的粉丝经济,将是公司解决变现的当务之急。

“截止到现在公司还没有盈利,但我的投资人都没有给我压力。”吴平告诉记者,男团项目前期需要大量资金投入,但白色系成立之初,就得到包括微影资本在内的不少投资机构的鼎力支持,纷纷“雪中送炭”,让她倍感温暖。

“创业的路上离不开好的机构投资人陪伴,如果投资人看的只有财务回报,可能我的所有成员为了变现都已经变成网红了。”吴平不忘开起玩笑,“要知道如果这160个人是一家网红公司,它的收入和利润是很高的。”

8月13日,ZERO-G粉丝之家在上海顺利开幕。用吴平的话来说,这将是ZERO-G在粉丝经济战略上“一个全新的里程碑”。

“8月份之前,我们一直聚焦在内容打造和艺人曝光上。从8月份到明年这段,粉丝运营将是我们整个团队倾斜的重点。”

男团的行业门槛,在于内容的精品化程度。女性粉丝对男性偶像的爱和崇拜,往往要投射在一个完美的形象上,才能让她们心甘情愿地为爱充值。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如果女团选人只要能歌善舞会卖萌,那男团要求的便是十项全能,显然让培养成本要高出不少。

在经过人才的选拔培养、内容筛选和渠道曝光后,吴平认为ZERO-G的第一阶段初战告捷,在成功将一批粉丝转化到平台上后,粉丝的重度维护,将成为公司的战略新方向。

按照吴平的计划,ZERO-G代言的所有品牌产品,首先将通过场景化手段植入到粉丝之家中,让ZERO-G的粉丝可以在线下亲身体验产品。“粉丝之家的内容会不断填充,包括品牌商赞助的餐饮,会和粉丝进行场景互动。”

此外,粉丝之家承担的另一个功能,是让粉丝通过白色系的审核和授权,可以自己去设计和制作男团授权的周边与应援商品,在线下和线上APP进行展示售卖,以此提升粉丝的参与感。

“比如粉丝拍的艺人写真,设计的头像和周边产品,一旦通过审核和授权,可以放在这个地方进行展示,最终也可以在APP上售卖。我们愿意把品牌共享出来,粉丝在追星的同时还能够挣到钱。”

铁打的男团,流水的人设

 

吴平告诉记者,在ZERO-G的粉丝之家里,基本上很难见到艺人们唱唱跳跳,更多呈现的是他们的个人才艺,以及小分队的一些活动,平均一周会有6场的迷你剧场,做的是个人粉丝黏度。此外,每月也会定期举行团体形式的公演。

“女性用户更多需要的是陪伴、倾听和沟通。”相比粉丝经济目前盛行的握手会、签名会,吴平对粉丝之家的期望是“更走心”一些:“我们基本上不会做唱跳,而是会办一些读书活动,希望艺人能拿一本好书,安静地和粉丝一起读书,交流一些个人感受和进行演讲。”

当初招募成员时,吴平就一直坚持要招爱读书的小孩,她深信“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句古话,每当外界用“小鲜肉”来形容ZERO-G成员时,吴平总是特别反感。

“女性对男孩子的迷不仅是形象,形象只是敲门砖,男生更需要的是好的素养。所以我希望通过剧场,包括和粉丝沟通的方式,强迫他们要去看书,然后和大家分享。”

这种区别于其他男团的内容,也正暗合着吴平对每个男团成员的定位:不做如流星般划过夜空的偶像,做如恒星般发光发热的全能艺人。

“很多人觉得,偶像就是一张脸,没有脑。但真正能走得长远的艺人,还是要有底蕴和对内容的创作能力。”

作为ZERO-G的大家长,吴平每天通常只睡4个小时。一方面,她要为全公司的所有内容体验把关,对旗下160多个男生的前途负责。另一方面,也要时刻考虑如何平衡好粉丝的体验和需求,换言之,就是“不能一味让男团做讨好粉丝的事情”。

很多人问过吴平:ZERO-G要做的是不是鲜肉经济?她总是斩钉截铁:“不,我做的是女性的粉丝经济。”

“我做的人群不是旗下的男生,是在中国5亿粉丝里面占有76%份额,年龄在19岁到39岁的这批女性粉丝的生意。我了解她们想要的内容体验和文娱产品需求是什么,而一个男团,正好可以满足这种需求。”

在吴平看来,ZERO-G男团要打造的目标并非单一的艺人,而是一个造星平台。作为国内少数几支大型偶像男团,白色系犹如一个巨大的平台,提供很多不同的人设,而每个人设,都可以和粉丝互动交流。

如何理解这种人设?吴平举了个例子:对于女生而言,不同阶段会有不同的情感需求。一个女生失恋了,会去找男闺蜜聊天,这样的男闺蜜可能是个暖男,总是默默付出,性格很好,但外表不算出色;等到她事业得意了,就会希望找到一个霸道总裁型的男生,和她棋逢对手。

“整个平台上玩的其实是人设。”按照吴平的设想,人设是可以不停更新迭代的,通过后续成员不断填补,形成正向循环,“如果某个人设不能走下去了,还有其他人设可以继续推给你。”

一个极致细节控和一场“百团大战”

2017的男团竞争避无可避,吴平很早就做好了“百团大战”的准备。

吴平说,自己的脑海中时常会被某个假想的画面所占据:当市场上出现一个男团,无论在公司规模、资本实力、背景资源都凌驾于自己之上时,ZERO-G要如何继续生存下去?

“虽然我没能力也没资源,但有一条我是不会变的,就是在艺人培养和内容打造上对于细节的坚持。我没有能力去大刀阔斧和一步到位,那就兢兢业业地把一件事做深。”抛开生存还是死亡的哲学命题,回归猜想本身,吴平早已有了答案。

曾有媒体做过统计,从2016年-2017年间,宣布或即将出道的男团数量在30个上下。虚拟偶像、剧场模式、二次元养成……男团玩法层出不穷,竞争也是前所未有的惨烈,精明的资本早就嗅出了风口,一拥而上似乎成了注定的宿命。

吴平对此保持了云淡风轻的一面。“我希望出现更多更强的其他男团,通过相互PK,让彼此做得更好。终有一天,总会有一支代表中国实力的男团站上国际舞台,和其他男团进行比拼。只要有一支男团成功,我都会为他鼓掌。”

“我没有其他爱好,生意对我来说就是种游戏。”吴平说,打造男团就像游戏通关,过程中会有很多乐趣,“往往觉得这一步就要迈不出去,把自己逼到悬崖绝境之时,一个新的商业模式在自己脑海中浮现。”她享受这种绝地重生,逆天改命的人生。

和很多九死一生的创业者一样,吴平笃信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很多人会问我,你觉得明天会如何?我说我只谈今天,只要资金链断了,你就没有明天。所以我会耗尽我最后一口力气。”

这种危机意识也让她在日常工作中,成为了一个处处追求极致的细节控。比如,在招募第一批练习生时,吴平曾亲自到成员家中,挨家挨户地走访调查;又或者采访当天,她回头看了眼上一季度制作的男团资料片和宣传照,微微叹气:“已经觉得没法看了”。

在白色系公司的地下2层,有一间吴平专门开设的制板房,“我们男团每一件衣服,就算同样的颜色、款式和面料,在制版的时候,也会根据成员身材的不同,在细节上做出微调。”

在男团管理上,吴平也保留有着“铁腕治军”的一面——一旦有成员不服管教,就会立刻收到毫不留情的“逐客令”。发现有成员“走了一些弯路”,吴平总会善意地叮嘱:“我会陪你走下去,但你要想清楚,这样会离你的目标会远。”

问她:男团现在有160个成员,有没有管不过来的时候?

“我已经养成一个习惯,为什么这个项目需要我来做,因为我坐在这个位子上,就是每天去解决问题和困难的。如果没有困难存在,根本不需要我,只要能够解决的都不是问题。”

吴平说,回首20年的创业经历,其实每天做的无非几件事:解决问题,克服问题,说服自己,和自己沟通。

艺恩:您本人平时追星吗?会通过哪些渠道去了解粉丝心理?

吴平:我不追星,但我跟粉丝之间有非常密切的沟通,甚至有的粉丝会有我的微信。每天我大概都要回300多条粉丝发我的私信,为了这件事我还亲自去开了微博。只要有时间,每条留言我都会回,把粉丝给到我的建议记录下来,和粉丝运营部去沟通和采纳。

艺恩:目前在线下有粉丝之家也有剧场,在线上这一块,未来ZERO-G是如何规划的?  

吴平:我们的APP做得非常不好,从APP的技术包括体验来说,我是非常不满意的。在粉丝之家成立之前,所有的运营还没有倾斜到粉丝运营上,对粉丝要的体验还没有总结出来,但下个月我们就会推出新的APP版本,在技术上也会新的提高。

艺恩:创业至今,ZERO-G有没有经历过人才危机、资金危机或信任危机?

吴平:我觉得天天都有,我每天都会遇到这些问题,只能积极主动地去面对,走出去解决问题。昨天有一个央视的朋友问我,如果有一个机会,明天可以让ZERO-G上央视春晚,但你要跪下,你会跪吗?我说不用考虑,现在就跪。因为我现在做的每一件事,不是代表吴平,我的身份是白色系CEO和ZERO-G男团的创始人,这个项目无论碰到再大的困难,我都一定要让它度过去,不能让公司倒下。

艺恩:偶像养成、男团打造和内容生产是个慢生意,需要的是匠人精神,而互联网模式追求的是快速迭代更新,这两者要如何平衡?

吴平:回归到公司产品上,男团艺人是不可能一天完成速成的。粉丝变现的时间是不可逾越的,我觉得艺人不可能一夜爆红,只有可能一夜之间让很多人关注到你,但这种关注无法立即变现,还有很远的距离。互联网是可以积极应用的工具,但是整个项目的线下体验是任何时刻都不能放弃的。我还是坚持无论任何时候,线下的面对面都非常重要。

10-23 05:01
关键字: 男团ZERO-G
更多
相关主题
相关推荐 产品
推荐文章
天了噜了!这明星披个塑料就敢裸出门
依家呢个时代有人系因为着得靓而受到关注有人则系因为着得出位占据一席之地讲到着衫风格出位一定唔可以绕过KimKardashian人地都算系引领咗一种着衫潮流啊!永远都毫无保留地展露自己噶身材前日,佢着住一条透明连身…
看更多 │ 最新推荐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