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之子2》用态度打破传统,让音乐回归舞台

  来源: 网络   编辑: 时尚小编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6日 14:35
 “你这是20年前的音乐。”

  “我不要freestyle,那是街头的东西,我要完整的作品。”

  “我很好奇他不会乐理怎么写歌。”

  “你没有把我心揪起来的那个部分。”

  以上“扎心”评论,都来自上周播出的《明日之子》第二季第二期节目。三位星推官李宇春、吴青峰、华晨宇的“毒舌”点评可谓是教科书级别,让大家久违地开始讨论起音乐的“专业、态度和审美”。

  而在7月14日播出的第三期节目中,则让观众清晰地感知到了选手的独特、极致和成长。当你足够独特,足够极致,那么你便不再是追随者,而是引领者。只有音乐潮流的引领者,才有机会成为“明日之子”。

而在7月14日播出的第三期节目中,则让观众清晰地感知到了选手的独特、极致和成长。当你足够独特,足够极致,那么你便不再是追随者,而是引领者。只有音乐潮流的引领者,才有机会成为“明日之子”。

  不失真、不刺眼,平视每个年轻选手的异质特点,《明日之子》第二季所要呈现的始终还是充满青春正能量的个性主张。不管是什么样类型的音乐,它的精神内核一定是向上的,要引领人去感受正能量爆棚的音乐和态度。

  竞技赛场所带来的比拼和名次只是一时风光,音乐作品的感染力却是余音绕梁。音乐圈的衰落,和流媒体形式的变迁有直接关系。当具有丰富视听体验的产品冲击用户,音乐逐渐失去了其最佳展示平台。

  这两年流行的音乐几乎都与视频相关,影视音乐、短视频BGM、音乐综艺,不一而足。各类“快流行”的土味神曲,冲击着受众的耳膜,不断拉低主流人群对音乐的审美与喜好,我们急需有新鲜的、带领性的音乐来刷新大众对“流行”的认知。这就需要有更接地气的模式与表达,实现与更广泛受众的对接,《明日之子》、《我是歌手》为代表的音乐综艺,在带来更新的音乐类型外,也让受众逐步了解到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属于未来的。

  音乐找到自己的舞台

  音乐没有高低之分,只有喜欢与否。更多元的音乐类型需要更大众的展示舞台,为人们带来新的音乐理念、或者只是简单直接的好歌,这一诉求其实始终大于比赛结果本身。

  正因如此,在《明日之子》第二季中,不管是节目本身还是三位星推官,都一直在强调两个字——成长。


  音乐人的成长从来不是一蹴而就,而是发现“隐藏”闪光点的过程,让选手拥有了能被更多人自我投射的可能性。而在选手成长的过程中,星推官们也在不断接受碰撞和反思自我,吴青峰不止一次地表示,“参加这个节目或许成长最多的不是选手而是我”。

  这次《明日之子》第二季的三位导师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评委,他们更像是音乐前辈,帮助选手发现自己的闪光点和不足处,让留在舞台和离开舞台的选手都有收获。这个发现的过程是远远大于比赛名次的。

  三位星推官选人的标准看似不同,但其实都有一个共通处:看选手够不够独特和有没有成长空间。

  独一无二、没有替代性是打动星推官的第一步。所以不管是哪个赛道,同一个赛道里几乎没有风格相似的选手。《明日之子》第二季不囿于一种主流审美标准认知,不局限于选手和音乐的类型,尊重每位选手的个性,不排斥游离在主流之外的小众文化和突兀个人。你可以不主流,但你不能不独特。

  上一期节目中,盛世魔音赛道压轴登场的邓典清唱一首《mercy》,艳惊四座。不仅被华晨宇称为盛世魔音赛道“教科书式的演唱”,还获得了华晨宇“我超喜欢你”的表白。

  但即使表演已经如此独特出色的邓典,仍然在寻找个人风格上产生了迷茫。在组内竞选时,华晨宇一针见血地指出他“没有投入,没有感情”。最后,在和华晨宇的讨论之下他用叙述的方法重新找回了“邓典style”,成功晋级。

  同样的态度也在李宇春身上体现。第二季回归《明日之子》舞台的第一季选手张洢豪,在新手战中被李宇春质疑其演唱的歌曲《肆无忌惮》有薛之谦的影子。

  这期组内竞选时他就陷入了选歌纠结,怎么摆脱别人的风格成了他最大的难题。最终,他冒险选了一首《想你》,成功找回了自己的风格。

这期组内竞选时他就陷入了选歌纠结,怎么摆脱别人的风格成了他最大的难题。最终,他冒险选了一首《想你》,成功找回了自己的风格。

  此时硬糖君才算深刻体会,什么叫“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
 
  千里马身上的闪光点,连他们自己可能都还懵懵懂懂,外人更是难以看清。如果没有已经驰骋千里的前辈一语道破,千里马很可能就如平常马一样泯然众人了。《明日之子》第二季带来的最大冲击,是节目本身在价值观和思维上对传统和规则的打破与重建。竞技第二,成长才是首位。

  用态度打破传统

  音乐最有意思的地方就在于不同类型的碰撞,不断产生出新的内容和能量,这也是《明日之子》第二季精彩的地方。

  观众从里面接收到了太多新鲜的内容,就像李宇春说的,“这里面有些音乐可能不符合我个人的喜好,但不能否认它存在的可能性”。包容性也成为整个节目的基调。

  但这种包容,又是建立在对音乐绝对专业的态度上。无论是风格多么独特的音乐,好音乐的共通性是要有自己的态度,这也是音乐人的责任。

  大众流行音乐看似是用户掌握着决定权,但其实在音乐的感知上,听众非常被动。大多数情况下,音乐人提供什么音乐,主流渠道播放什么音乐,我们就得听什么音乐。华晨宇常常提及音乐的审美,音乐人有责任为大众提供优质和新鲜的音乐。

  《明日之子》第二季对音乐性的坚持也为音乐产业打了一剂强心针。节目热度一定程度上能够推动音乐文化的发展和普及,从节目走出的优质音乐人才作为新鲜血液,可以激活华语乐坛创作活力。

《明日之子》第二季对音乐性的坚持也为音乐产业打了一剂强心针。节目热度一定程度上能够推动音乐文化的发展和普及,从节目走出的优质音乐人才作为新鲜血液,可以激活华语乐坛创作活力。

  所以,“挑不出毛病”的民谣大神晓月老板的歌,被华晨宇质疑是“20年前的音乐”,也被吴青峰婉拒。

  另一位古风圈“大神”也被三位星推官质疑专业性。“作为一个创作者,乐理知识很重要,不然你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这是很浮躁的,会影响到观众。观众会以为这样的东西就是标准的。但不是,我们应该拿出一个专业的东西。”华晨宇说。

  较之第一季,可以看出《明日之子》第二季在赛制的构建方面加重了关乎“态度”的考量。选手和观众普遍年龄偏低,节目组有责任重塑大家对音乐的三观。

较之第一季,可以看出《明日之子》第二季在赛制的构建方面加重了关乎“态度”的考量。选手和观众普遍年龄偏低,节目组有责任重塑大家对音乐的三观。

  对选手来说,要摆正他们对音乐的态度,帮他们找到正确的方向和风格,这样会让选手在音乐的路上走得更扎实,更有影响力;对观众来说,了解了更多音乐类型,也提升了音乐审美,也更会表达自己的审美诉求;对整个音乐市场来说,只有音乐人和观众的审美共同进步,才能产生正向循环,让音乐市场重新蓬勃,让华语音乐成为网文、剧集一样的强势文化输出品。

  未来性才是“明日之子”

  作为互联网时代的音乐偶像节目,《明日之子》从一开始就致力于打造未来偶像,第二季《明日之子》尤为关注对“未来”的引领作用。就像华晨宇说的:“我要的是‘魔鬼’,不是模仿‘魔鬼’的人。”

  “明日”的定义是什么,就是未来性。一听就能知道他要玩儿什么音乐,是已知的,并不是新鲜的。所以,晓月老板、徐梦圆、毕冉这样“大神”级别的选手,即使拥有成熟的作品,但在舞台表演上没有充分发挥出自己的独特优势,才会被遗憾淘汰。不是歌曲不好,而是这样的唱作并不适合“明日之子”这样一个需要更加极致、个性、代表未来的舞台。

  而这种独特和新鲜感,绝不是体现在外型的奇装异服,而是音乐传递出的态度够不够独特。

  就像盛世独秀赛道的选手蔡维泽,在升级战里,让杨幂放弃自己亲手选出来的选手而让他率先晋级。杨幂的评价是“他太独特了”。李宇春也表示蔡维泽对于音乐的态度很特别,作为地下乐团的主唱,他既没有反对主流也没有迎合主流,而是试图找到一个平衡点。他在引领这些年轻音乐人的想法,这样的态度让他很容易就在人群中脱颖而出。

就像盛世独秀赛道的选手蔡维泽,在升级战里,让杨幂放弃自己亲手选出来的选手而让他率先晋级。杨幂的评价是“他太独特了”。李宇春也表示蔡维泽对于音乐的态度很特别,作为地下乐团的主唱,他既没有反对主流也没有迎合主流,而是试图找到一个平衡点他在引领这些年轻音乐人的想法,这样的态度让他很容易就在人群中脱颖而出。

  这种引领能力,也是具有未来性的关键。

  这两年音乐圈都对华晨宇称赞有加,重点并不是他的歌做得有多脍炙人口和高传唱度。而是他用一己之力把内地的独立音乐推到了更大众的平台,他在试图用未来性的音乐改写大众的音乐审美,并且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这两年音乐圈都对华晨宇称赞有加,重点并不是他的歌做得有多脍炙人口和高传唱度。而是他用一己之力把内地的独立音乐推到了更大众的平台,他在试图用未来性的音乐改写大众的音乐审美,并且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未来性还代表着未知,充满着惊喜和不确定性。

  从来没有人能真正预测流行,《明日之子》第二季也没有给流行下任何定义。把不同类型的音乐摆在舞台上,把一些颠覆大众审美和所谓日常认知的选手带到舞台上,谁是流行,谁是爆款,由观众来决定。而节目要做的,就是在流行的反观和再现时,营造更多种可能性。

  一年一度的歌单更新时间,硬糖君已经迫不及待。
10-19 02:18
关键字:
更多
相关主题
推荐文章
女人有高跟鞋穿 应该感谢他……
玛丽莲梦露曾经说:虽然我不知道是谁最先发明了高跟鞋,但所有女人都应该感谢他。但这句话在今年戛纳电影节的红毯上却惹怒了众多女明星,她们因为没有穿着高跟鞋而被主办方…
看更多 │ 最新推荐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