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丽娅 陈思诚 结婚是因为我们足够相爱

  来源:北京青年周刊   编辑: landyliao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09日 08:40

2014年1月16日,陈思诚和佟丽娅在美轮美奂地大溪地,举行了盛大的婚礼。“至此,牵你的手,不放开。一生,既长又短,愿陪你,到最后……”这是陈思诚的爱情宣言。而佟丽娅表示:“思诚和我的爱情,从一开始就是奔着结婚去的。他懂我,懂我的心思,和我们视若珍宝的爱情。这个男人,我嫁定了,更是嫁对了!”

2014年的情人节是他们相爱后,一同过的第三个情人节。这个情人节,也别具意义。因为作为他们爱情一个重要部分的电影《北京爱情故事》公映了。“献给所有曾经逝去,正在拥有,即将发生,却从未离开过我们的爱情。” 这个电影是他们给自己和所有相爱的人的一份礼物。

结婚是因为我们足够相爱

去年采访佟丽娅的时候,曾问她什么时候结婚。她只是笑,不置可否。我提议最好定在2014年情人节,这样结婚典礼加电影《北京爱情故事》首映,双喜临门。

而此前,陈思诚在面对媒体对这个问题的追问时,承诺一年内迎娶佟丽娅。

他没有食言。2014年1月16日,陈思诚、佟丽娅在大溪地波拉波拉岛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婚礼可谓大手笔,现场见证他们幸福一刻的,不仅有双方的父母家人,也请到了许多明星好友。一行人包机来到这个离天堂最近的地方——美轮美奂地大溪地。

同一天清晨,陈思诚在微博写道:“至此,牵你的手,不放开。一生,既长又短,愿陪你,到最后……公元2014、1、16,西太平洋玻里尼西亚Tahiti,Borabora,蓝天碧海为证,我们正式结为夫妻。”

而前一天晚上,佟丽娅发布了一则长微博。她说:“思诚和我的爱情,从一开始就是奔着结婚去的。没有观望,没有迟疑,他始终真心待我,我也从未动摇半分。

于是,思诚带着我来到了大溪地,他说:‘丫丫,只有这里配得上我们的婚礼,因为足够纯净。’踏上大溪地的那一刻,我笑了,女孩们婚前的小焦虑、小忐忑全都烟消云散了,他懂我,懂我的心思,和我们视若珍宝的爱情。这个男人,我嫁定了,更是嫁对了!”

自从他们公布了这段爱情后,每次面对大家,都会被问到何时结婚的话题。但在佟丽娅看来,每一次的回答都不如踏上大溪地这一刻,这么清晰。

“遇见一个能让你say yes的人,为什么还要等?结婚,对思诚和我来说,不是一拍脑门的冲动,更不是匆忙给爱情的一个交代。我们之所以结婚,是因为我们相爱,并且足够相爱。”

在他们的新婚请柬上,写了四个字:“疯爱此生。”这是陈思诚想到的。也是他们的爱情和婚礼的主题。

请柬上的这段话也出自陈思诚:“爱,是纯粹,是喜悦,是上天的眷顾,是两个人圆满了的世界。爱,简单的,是一时,难的,是一世。唯有疯爱此生,才算成全那一次的怦然心动。”

佟丽娅坦言“唯有疯爱此生才不辜负我们俩的相遇相爱” 。

去年《北京爱情故事》曾在希腊爱琴海取景,那一次,佟丽娅的戏不多,但陈思诚一直在忙着拍摄,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不多。当时佟丽娅很希望能每天牵着陈思诚的手看夕阳。她渴望的爱情,就是这样,一直到老。

在大溪地的这几天,他们终于可以每天一起手挽手看夕阳。

“爱我的你们,我幸福了。”待嫁的前夜,佟丽娅由衷地发出爱的宣言。

祝福他们,就这样,一直到老。

陈思诚:用包容的心爱你爱的人佟丽娅:婚后想生三个宝宝

陈思诚与佟丽娅因为电视剧 《北京爱情故事》 而为更多人瞩目,他们的爱也就是“北爱”的一部分。因为“北爱”,才有了那一次的怦然心动。

“北爱”是他们爱的记录。属于他们两个的第一个纪念日,是戏里的第一次接吻。之后他们相爱了,于是他们把更多属于他们的日子,记到一个本子上。

“比如说‘北爱’的合同签下来的那一天;还有我们跟大家公开恋爱关系的那一天……”后者佟丽娅印象很深刻,2012年 2月28日。这一天距离陈思诚的生日很近。

对于这一次怦然心动,陈思诚也不无感慨。“这绝对不是刻意而为之。我们的爱情从‘北爱’电视剧开始,到电影有了一个结果。‘北爱’将我跟佟丽娅紧紧地结合在一块儿。我很感恩,这是命运对我的垂青。我对此最大的回报,就是不辜负这份爱,这于我来说是最大的浪漫。”

遇到陈思诚前,佟丽娅也曾被七大姑八大姨逼问过感情问题,而她自己也担心过如果遇不到那个想嫁的人怎么办。正因为如此,她很珍惜这次遇见,并希望把这种爱的运气传递给更多的人。

“我觉得碰到一个能跟她走一辈子的人特别不容易。我以前一直认为婚姻是人生最大的一次妥协,因为周围一些朋友到了适婚年龄,不得不去结婚时,他们找的对象跟原来梦想中的那个人常常会有出入。所以能碰到一个各方面都很符合自己想象的人,特别难得。”而佟丽娅正是满足了他对另一半的所有想象。

“所谓的缘不是我们人力能求来的,是上天安排好的。你碰到这个人,是上天给你的一种馈赠。”陈思诚的脸上写满了幸福。

“你觉得丫丫身上最可贵的是什么?”

“最可贵的是她的真实和善良。我觉得她特别像‘北爱’中的沈冰,很质朴。确定她来演沈冰前,我特意去看了她的博客,因为文字骗不了人的,能展现她的心性。”

而陈思诚让佟丽娅觉得最难得的是“自信”。“我们的个性很互补。我是一个很不自信的人,他会给我很多的鼓励。这两年我变化很大,多数都是因为他。以前的我很胆怯,现在逐渐地建立起自信。”

佟丽娅的快乐也感染着多愁善感地陈思诚。“有时候一个很小的点,我都没觉得很好笑,他就已经乐到不行了。”说到这儿,她禁不住咯咯笑起来。

那边的陈思诚,顺势说了一件佟丽娅的趣事。“她天天蹦蹦哒哒的,精力特别充沛,她总会做出特别可爱的举动逗我开心,我给她起了十几个外号。比如,有一次我们去美国玩,她帮我背上双肩背包后,背对着我,伸出两只手等我把包递过去,我就把双肩背包离她特远,这姐们儿就一直找,也没回头看,然后我就给她起了个外号叫小螃蟹。因为她那天特别像螃蟹。诸如此类这样的东西特别有意思。”说完,大家都禁不住笑起来。

“在经营感情上,有没有心得跟我们分享下?”

佟丽娅看向陈思诚,说:“他是一个特别浪漫的人,会时不时给我很多惊喜。我觉得情侣之间多一些这样的小互动,会更加深两个人的感情。”

如果说佟丽娅的回答更偏女孩的感性,陈思诚的回答则就比较理性。“我觉得每对情侣面对的问题,还有性格都不一样,没有特别针对性的方法是完全适用的。最重要的是你要善于不断地在对方身上发现优点,而且你一定要坚信人无完人。两个人在一起,一定要懂得去包容,用包容的心对待爱你和你爱的人。”

当然两个人在一起,共同面对一些意外和困难,也是维系感情必不可少的。在拍摄前不久热播的电视剧《恋爱那点事》 时,佟丽娅无意间摔伤了腿。这时候正好不拍戏的陈思诚,一直尽心尽力地照顾着女友。

佟丽娅说“他会给我做早饭”。虽然陈思诚的厨艺一般,但不在于饭菜是否做得好,更在于是否用心。

所谓的困难,还包括外界的声音,明星们的感情总是会被过分关注。在他们相爱的这段时间,偶尔也“被分手”过。

对此,陈思诚倒是很淡定,他称:“丫丫以前比较在意网上的评论,我跟她说,没有几个人是真正关心和在意我们,大多数人是一种自我宣泄,所以没有必要太在意别人怎么说。我觉得生命是一次长跑,相信自己的感受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因为公开而被关注,但佟丽娅还是不后悔这种公开。“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用再遮遮掩掩,以前一起出去总是很小心,现在我们可以自由自在逛商场,看电影,也得到了许多祝福。虽然偶尔有莫名其妙地声音传出来,但现在已经影响不到我们。毕竟两个人的恋爱还是过给自己嘛。”

让佟丽娅畅想下婚后的生活,她甜甜地笑着:“我主内,他主外吧。我把家里管好,让他没有那么多的牵挂就好。”

即是闺蜜又是“红娘”的杨幂已经怀了小宝宝,问佟丽娅有没有这个计划?

她说:“其实我们想过生三个,我觉得一个太少,特别孤单,三个小孩子在一起多好玩。我要先生一个女孩儿,然后再生个儿子,第三个男孩女孩都可以。”

陈思诚:电影“北爱”献给30岁后的自己佟丽娅:看着电影“北爱”一点点生长到成熟

“用爱情打败现实,用故事温暖城市。”这是电影《北京爱情故事》 海报上的一句爱的宣言。

陈思诚说如果电视剧“北爱”说的更多的是“北京”,那么电影“北爱”则说的是爱情。他把“爱情”献给30岁以后的自己。他称30岁之前的自己更多的献给了奋斗和青春。

在拍这部电影处女作前,陈思诚把之前名字中的“成”改成了“诚”。

“为什么要改名字?”

陈思诚若有所思,继而眼神坚定地说“:我总觉得原来那个成功的‘成’,意图心太明确,好像都挂在脸上。改为‘诚’,是希望自己多一些真诚和坦诚。”他说一个人知道自己要什么,特别重要。“随着年龄的增长,人应该越来越往内心去。”

这种改变,佟丽娅在自己身上也能看到。“决定留在北京发展时,有点茫然,找不到方向。我相信北京这座城市会收留我,但又不确信是真的。走过了这十年,现在的我每步台阶都走得很稳很踏实,目标越来越清晰了。”

带着这样一份诚恳的心态,陈思诚开始写电影“北爱”的剧本。“基本算是一气呵成,开始劲儿有点写大了,第一稿剧本写完以后,将近6万字,普通电影剧本一般就3万多字,后来开始不断地做减法。”

在这之前,因为电视剧“北爱”的成功,很多投资方希望他拍电视剧的续集。但这个想法,陈思诚从一开始就否定了,他觉得每一个人都是个硬盘,存贮的东西是有限的,“我已经把很多想要表达的东西都放到电视剧里了。对一个创造者来说,言必有中特别重要,你一定要有特别强烈的想表达的欲望,这个题材才能有可能去感动别人”。

于是,他决定拍电影 《北京爱情故事》。写剧本阶段,他一直在想怎么去讲这个故事,最后用他的话说采用了世界电影史上都没有过的一种全新叙事方法。

沉浸在既定的创作氛围中,陈思诚觉得周围的景物都在飞快流逝,只有眼前的小块内容是固态的,完全体会到了忘我的境界。虽然只写过一部电视剧,也不清楚分集大纲具体要怎么写,他依然流畅的完成了创作,并感受到创作过程中慢慢赋予人物独立的呼吸和逻辑,是多么神奇又不受控制的事情。“有几次,写着写着就拍案而起,然后特别不要脸的跟我的助理感叹:其实我是中国最好的编剧。”

陈思诚这个剧本基本是在泰国拍摄电影 《逃出升天》完成的,彼时身在北京的佟丽娅也感受到了陈思诚创作过程中的幸福,“我是看着这个作品,一点一点生长,成熟,一直陪他乐在其中”。

佟丽娅不否认自己是这个剧本的第一读者,看完后特别激动,被其中许多桥段深深触动。甚至有得瑟下发微博的冲动。“这部电影的基调很温暖。”

剧本中,陈思诚特意写了一场在棉花胡同附近的戏,因为那里有中央戏剧学院,是他和佟丽娅的母校。陈思诚对那里有情结,总觉得应该写一些故事。

陈思诚特别希望能用镜头来捕捉在奋斗中的北京年轻人的生活状态,每当他开车经过国贸桥下,看着下班高峰期排长队等公交车,然后坐两三个小时的车才到家的人们,总会忍不住去猜想支撑他们或者他们拼搏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所以他想拍地铁,因为这太能够代表北京了,最终因为各方面原因没有实现,这让他觉得有些遗憾。

因为这是陈思诚导演的第一个电影作品,而且又是他和佟丽娅在一起以后,第一次向大家呈现的作品,佟丽娅对自己的要求也比较高,思虑的也多一些。不过,她对陈思诚当导演的事情很有信心,因为她了解并清楚他是怎样的想法,她支持并相信他的选择。

就像陈思诚自己说得那样,“导演是一个最赤裸的行当,用作品和世界对话的结果,就是创作者最后会一丝不挂地展现自己的全部心性,装不住,假不了,只能献给今天。”正因为电影中常常拍出的效果超出他写剧本时候的想象,那一瞬间的二度创作和无与伦比的美好让陈思诚明白了,这便是电影最有价值的地方——运用所有的一切把人生特别美好的东西展现出来,甚至是展现出只能在梦里出现的美好感觉。

“献给所有曾经逝去,正在拥有,即将发生,却从未离开过我们的爱情。”这是电影 《北京爱情故事》 其中一张海报上的一句话,海报上陈思诚与佟丽娅,紧紧相拥在一起。这句话也是他们两人的共同心声。

姓名:陈思诚

1978年2月22日生于辽宁沈阳,青年导演、演员、编剧。1999年考入中央戏剧学院。2001年签入华纳唱片公司,2010年因自编自导自演的《北京爱情故事》大热而被观众熟知。

姓名:佟丽娅

中国内地女演员,1984年8月8日出生于新疆,锡伯族人。2008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本科班。2013年度亚洲偶像盛典凭借 《唐山大地震》、《断奶》等,获得了年度“最具实力女演员”大奖。

01-19 15:52   BY landyliao
关键字: 佟丽娅 陈思诚
更多
相关主题
相关推荐 产品
推荐文章
女人有高跟鞋穿 应该感谢他……
玛丽莲梦露曾经说:虽然我不知道是谁最先发明了高跟鞋,但所有女人都应该感谢他。但这句话在今年戛纳电影节的红毯上却惹怒了众多女明星,她们因为没有穿着高跟鞋而被主办方…
看更多 │ 最新推荐
FACEBOOK